職業教育改革,在關鍵處“落子”

來源:工人日報       作者:羅娟
  師資力量不足一直是制約職業教育發展的一個薄弱環節。據近日《工人日報》報道,職業院校“工匠之師”難招,與一個專業代碼不無關系——目前我國職教碩士有100多個專業,卻只有一個專業代碼,學生報考求職時只能共享同一個專業代碼。由于專業代碼對不上,“專業不符”,阻礙著職教碩士當上職校老師,即便是想進入其他公職崗位也遭遇困難。

   一面是國家層面的重視為職業教育改革發展帶來了新機遇,一面是當下職業教育發展中依然存在諸多“短板”。今年全國兩會上,不少代表委員認為,好好梳理職業教育發展的瓶頸與不足,正是其未來改革破局的“落子”之處。

   比如,針對未來我國將加快打造高素質、專業化、創新型的雙師型教師隊伍,推進職業教育現代化,中國航發沈陽黎明航空發動機公司高級技師栗生銳代表建議,聘請企業高技能人才作為教師到職業院校授課,有助于培養出具有熟練動手能力的技能人才,這也是德國等職業教育發達國家的通常做法。但當前一些地方和高職學校教師隊伍編制管理嚴謹,企業和學校之間存在體制障礙,企業工程技術人員、高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到學校任教的渠道并不通暢。要改變這種局面,就需要降低制度成本,不以編制、學歷等傳統管理方式來“卡”教師。

   還有,唯學歷教育觀念依然普遍而濃厚。從2016年開始,高等職業教育開始以適應社會需求作為評價主體,但至今仍有一些學校把發張文憑放到了更重要的位置。此次兩會上,上海中華職教社的常務副理事長胡衛委員批評了把職業教育的目標定位為升學的做法,“現在的中職為了升高職,高職為了升本科,忘掉了自己本來就是勞動力儲備的教育”。

   黃炎培先生曾提出,職業教育的目標應該為個性之發展,為謀生之準備,為個人服務社會之準備,為增進生產力之準備。因此,當各方在積極推進通過企業“點菜”、職業院校“加工”的定制化方式來培訓技術人才時,職業院校自身要有超前意識,緊貼未來技術人才的走向,讓“企業有需求,學校就送上”。

   事實上,當前職業教育與學歷教育之間的管理體制并不銜接,也是職業教育的堵點之一。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讓更多青年憑借一技之長實現人生價值,讓三百六十行人才薈萃、繁星璀璨。可對一些家庭來說,職業教育吸引力并不強。不少職業教育領域的代表委員分析,關鍵原因在于職校生畢業后發展通道不夠暢通,沒有真正實現學歷與職業教育學歷的互通,工資與職稱晉升等待遇也并未落實。這導致職校畢業生在就業、核定工資標準、考取更高層次學歷證書、參加公務員及事業單位招考、職稱晉升等方面面臨困境。

   再有,職教人才培養與企業用人需求脫節的問題依然嚴峻。不少職教領域的代表委員呼吁,要回歸職業教育的本質,“職校生應該更早進入實操鍛煉層面,而不是送到企業實習的廉價勞動力”“只有企業才更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樣的人才”。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支持企業和社會力量興辦職業教育”。長江教育研究院院長周洪宇代表表示,“鼓勵企業辦學時,國家應該出臺相應政策,比如明確規定企業辦職業教育所產生的費用沖抵稅收,讓企業沒有后顧之憂”。

   當前我國職業教育發展的空間和潛力巨大。而一種教育生態的改變,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職業教育的改革發展也非一日之功。針對痛點、堵點,在關鍵處破局、“落子”,才能助力職業教育改革提質提速。


                                                              責任編輯:桑小婷